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今年跑完京都马拉松后,隔了一週我又跑了东京马拉松。

三年前我也做过相同的事,而且当时东京跑得比京都好。

这次京都赛后三天左右,我的双腿肌肉就不再酸痛,但是左脚背还是有疼痛的症状。由于左脚背的疼痛,所以两场马拉松之间我没有练跑。我的主要运动就是上下班时走五十分钟的路。

东京马拉松在这几年的入场安检变得严苛。状况如下:

2013年,只要有号码布就能进场。2014年,受前一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影响,大会开始检查跑者的携带物品。2015年,禁止跑者携带雨伞及瓶罐类饮料入场。非瓶罐类饮料只能带小包装,总量不能超过400cc。入场时要过金属安检门。由于这一年比赛当天的早上有下雨,很多跑者不得不撑着伞到会场。结果这些跑者在安检门外被迫丢弃自己的雨伞。2016年,由于2015年不准带伞的措施罔顾人性、安全理念本末倒置,可能会害成千上万名参赛者感冒,所以这一年大会容许跑者带折叠伞入场(长伞不可)。非瓶罐类小包装饮料的总量开放到500cc。大会也容许跑者携带小容量的镇痛或冷却喷剂。2017年,除了延续2016年的安检措施外,这一年跑者报到时会被装上印有安全条码的手环。比赛当天入场时要扫描手环上的条码。而且规定要戴到完赛(如果是星期四报到,手环就要连戴三天)。2018年,延续2017年的安检措施。

这次2018年的大会有新的寄物方案。不向大会寄放行李的跑者在完赛后可以领到一件简易的防寒塑胶风衣。发放防寒塑胶风衣本身不是新创意。我的友人在10年前跑完东京马拉松时,就领过类似的东西,而且当时是人人都有。这次大会是让完赛风衣有条件重新复活,只发给不寄物的完赛者。

对我来说,从东京马拉松的终点回家的感觉,就像平常到皇居练跑完毕回家一样,是我熟悉的路线,所以我选了不寄放行李的方案。我自己也在京都马拉松确立了精简比赛装备的方法。

比赛当天,我起床后给了自己半小时用餐及一小时整装的时间,然后就出发前往会场。

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京王广场饭店附近。已经有一堆人聚在会场入口外。|

起初我很担心要花很多时间排队过安检门。不过我到无寄物组跑者的安检门行列时,才发现无寄物组是最顺畅的一组。挤在这里的人大多是搞不清楚状况走错路的人。过了安检门后,就是零食和厕所时间。然后到指定区域等起跑。

这次东京马拉松的路线是2017年开始实施的新路线。这个新路线删掉了皇居北面和东面,以及佃大桥到台场的区间。然后加了神保町、神田、日本桥、藏前、两国、清澄通、丸之内等。新路线的景点比旧路线多,更能凸显东京的特色。另外,新路线的起伏比旧路线少,少了佃大桥到台场的孤独区间会让大会更热闹。

我自己当然很期待跑这个新路线。不过我有留意到隅田川东岸的清澄通一带除了江户东京博物馆和富冈八幡宫以外,也就只是普通的现代都市干线道路而已。日本的现代都市干线道路的特色就是「单调」。这段路要怎幺跑得快乐,是我这次马拉松的一大课题。

起跑后,从新宿到饭田桥一路都是下坡,跑得还算轻鬆。神保町、神田、日本桥、浅草桥、浅草、藏前、两国都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跑得很快乐。到了两国以南的清澄通,路线真的就变单调了。一直到门前仲町的富冈八幡宫一带,气氛才变得有趣一点。

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富冈八幡宫。富冈八幡宫是东京下町的着名神社,也是东京马拉松新路线的重要景点。去(2017)年12月这里发生神官姐弟争夺利权的家族杀人血案丑闻。虽说是丑闻,但是这赤裸裸地反映出大众生活中大家都见识过但却不敢讲出来的写实面。这反而增添了富冈八幡宫的庶民性格。|

过了中间点后,我的两个小腿的腓肠肌开始出现抽筋徵兆。然后我就觉得路面越来越硬,跑起来越来越不舒服。这可能是小腿的肌肉出问题,影响到跑步姿势的结果。接下来,我的右脚的脚底也出现了抽筋徵兆。虽然我的呼吸、心跳完全没有问题,关节也没有疲劳的感觉,但是肌肉却出状况了。

我每次比赛都会随身携带补充能量炮儿胶。这次为了保险,我还特别多带了好几颗补充盐分的口含锭。而且这些补给品全部都在中间点之前确实摄取。另外,我在每个供水站也都有喝运动饮料补充电解质。但是这些措施还是防不了抽筋。而且这是我跑马拉松以来最早出状况的一次。这可能是京都马拉松的疲劳没有完全消除,外加天气太冷,我的跑速无法让自己的双腿变暖所致。

这次赛前,我当然希望能跑得比一週前的京都马拉松好,但是我也有告戒自己,自己的左脚背发炎,万一有状况,绝对不能勉强自己。结果状况不是出在左脚背,而是两个小腿和右脚底。

跑到23k左右,由于状况实在不妙,我就捨弃了「全程一定要用跑的」的自尊,走了一下。这一走,让我体验到了马拉松赛中在不得已的状况下走路前进的跑者的心境。我走不到一分钟,又重新跑了起来。因为我发现用走的完全不会让自己变舒服,痛苦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我感受不到任何休息的效果,反而是重新起跑时非常辛苦。

走路不但没有改善我的状况,走下去反而会让我怯懦、让我想放弃比赛。这样的感觉非常恐怖。恐怕很多不得已而走路前进的跑者的内心都有这种矛盾与挣扎。这就是我以前不知道的「走路背后的真相。」

回到隅田川西岸地区后,我继续和双腿的状况交战。真的受不了时,就走几步路。走路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双腿完全爆掉、抽筋到无法动弹。但是走路会拉长我的比赛时间,而且只能让我的双腿「暂时不会完全爆掉」。并不会改变双腿处于危险边缘的事实。而且一但用走的,我就要面对重新起跑时的痛苦。

撑过了30k,到了日比谷通和晴海通的路口,我的心情才稍微开朗。因为这个地方是我常常练跑的地方,而且之后都是我熟悉的路线。不过我的双腿依然还是在危险边缘。在日比谷通,我曾经试着停下来拉筋,不过拉筋的效果几乎等于零。结果我还是只能儘量放鬆慢慢跑,设法和疼痛共存。真的受不了时,才走几步路,来避免双腿完全爆掉。

在20k到30k之间,我心里头多少有点难过。因为我的双腿太早出状况,我确定这场马拉松无法跑得好了。不过在30k之后的品川折返赛道上,我渐渐想开了。虽然这次跑得并不好,但是这个不顺利的过程让我有机会想像其他苦战中的跑者的心境,也可以让我重新思考这个路跑的意义。

我会羡慕那些跑进sub5、sub4、sub3的跑者,但是我自己也可能是被别人羡慕的对象。因为我比一般日本人容易参加东京马拉松。另外,那些拼命想摆脱收容车追捕的跑者也会很羡慕像我这种有能力在时间内完赛的人。如果这次我跑得太顺利,我可能就没有没有机会思考这些状况,我甚至可能会迷失在虚幻的自我满足中。

回程通过增上寺后,我就一直望着远方的日比谷公园,一步一步慢跑前进。到了最后的丸之内仲通,道路两旁站满了热情的加油群众,这是东京马拉松旧路线终点附近不可能出现的景象。在热情的加油声中,我的双腿变得比较不痛了。这些加油声显然比走路、休息、拉筋的止痛效果好多了。

最后我在大会时间5时28分17秒通过终点。

这一天的天气非常冷。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失温,但是双腿一直热不起来。无寄物组的人完赛后虽然可以领防寒风衣,但是我还是会担心风衣的防寒效果不足。不过实际开始领完赛物品时,我才发现自己多虑了。这次大会对无寄物组的跑者相当贴心。无寄物组在领风衣之前,会先领一件刷毛的防寒外套。这个刷毛外套真的是全身湿透的无寄物跑者的救星。脖子上围着纪念浴巾,再穿上刷毛外套,外面再加一件防寒塑胶风衣。保暖效果相当好。

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东京马拉松的刷毛外套和防寒塑胶风衣。这两样东西虽然不算精美,但是对我而言有特别的意义。|

这一天,我从终点会场搭地铁回家的感觉,真的就像是皇居练跑完后回家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42.195k的艰苦过程完全被完赛的快乐掩盖掉了。

回家途中,我到家附近的越南三明治店买了两客三明治,当作这一天慰劳自己的特别奖品。

马拉松大会有快乐的部分,当然也有让人失望的部分。这次东京马拉松让人失望的部分,是跑者礼节和一直没有改善的外语标示问题。

跑者礼节问题

我这次的起跑区在J区,是马路上列队的最后一区(后面还有两区要在公园里面等前面的列队腾出空间后,才能到马路上)。等待起跑的感觉非常高兴,不过起跑枪声响起后,得到的却是失望。因为列队前进的速度非常慢。

从我排队的地方到起跑线大约500公尺。起跑时,就算大家用超慢的跑步速度前进,也花不了10分钟。我用平常的走路速度走1公里也不过13分而已。但是我到起跑线时已经过了17分39秒。列队龟速前进,是因为有一堆人在起跑线之前不前进,慢慢拍照,挡住了后面的人。

我跑2012年的东京马拉松时,大家在枪响后都是用小跑步前进,列队前进得非常顺。当时我只损失了10分37秒。而且这还包含我去排队上厕所的时间。不过从2013年开始,列队起跑时的速度就变得异常地慢。原因是很多人不想跑。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幺不想跑。

我这次留意到这个问题,是因为今年我的京都马拉松的起跑区也相当后段,但是花不到10分钟就通过起跑线了。京都马拉松的跑者只有东京的一半,但是起跑区的赛道宽度还不到东京的一半。如果东京马拉松的跑者像京都马拉松那幺守秩序的话,大概不到15分钟所有的跑者都能通过起跑线。

事实上,有问题的不只是后段的跑者。日本的跑步网站上有B区的跑者也在抱怨起跑时被一堆停下来照相的跑者挡住了。这反映了最近几年东京马拉松跑者礼节的问题。

起跑线风景的照片。在日本,只有非常幸运的人才有机会跑东京马拉松,大家把握机会拍照留念是情有可原。但是起跑线风景可以边跑边照,根本不用停下来。特别是前段跑者的身手灵活,更不需要停下来拍照。

除了起跑线的跑者礼节问题以外,大会的前几个照相点附近,也有一些跑者突然停下来摆姿势霸佔镜头。由于前几个照相点是位在还没跑开的密集区,所以一有人突然停下来,会让后方「连环撞」。这次我也有遇到这个问题。

外语标示问题

从2013年到2018年,东京马拉松的外籍参赛者中最大的族群一直都是传统汉字圈(繁体中文)出身的人。不过东京马拉松在準备外语资讯时,并没有顾虑外籍参赛者的需求,就只是照着以前日本的外语标示惯例,形式上地设了日文、英文、简体中字、韩文四种标示而已。

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2018年东京马拉松主要外籍参赛者人数。今年的最大外籍参赛族群依然是来自台湾的跑者。而且连续六年都是最大的外籍族群。如果要针对外籍参赛者製作外语标示的话,需求度的排行应该是:英文>传统汉字>中国字>泰文>印尼文>韩文。|

传统汉字圈的跑者是最大族群,但是大会就是无视这个族群。今年泰国和印尼的跑者比韩国跑者多,但是大会也无视泰国和印尼的跑者的需求。这次东京马拉松的主办单位在开赛前的致词还提到「东京马拉松不是日本的马拉松,而是世界的马拉松」。这句话和东京马拉松的外语标示相对照,无疑是一大讽刺。这凸显了东京马拉松主办单位的傲慢与怠惰。

东京马拉松的国际观:用简体中文标示迎接参赛踊跃的台湾人
2018年东京马拉松外语版参赛者通知。|

从上面照片可以看出东京马拉松的主办单位没有顾虑外籍参赛者实际的外语需求,就只是比照「日本以前的惯例」,形式上地提供日文、英文、简体中文、韩文四种资讯而已。这个自称「世界的马拉松」的大会主办单位的视野显然还停留在「日本以前的惯例」。

京都马拉松也有不少外籍跑者。当然也有不少台湾和香港的跑者。从上面两张照片可以看出京都马拉松有研究过外籍参者的文字需求。他们知道台湾和香港的跑者非常多,所以从跑者报道的入口到会场内都有提供传统汉字的标示。到京都观光的韩国人并不少,但是京都马拉松的韩文需求并不大,所以没有使用韩文标示。这表示京都马拉松是用务实的角度营运。

台湾跑者不但是东京马拉松的外籍参赛者中的最大族群,就连这次东京马拉松的前日祭,台湾的交通部观光局也有捧场参展。而且还是参展团体中唯一一个官方级的组织,就连台湾的驻日代表也有到场,算是相当捧东京马拉松的场。不过非常可惜,东京马拉松在製作外语标示时,并没有顾虑外籍跑者的实际需求,对最大族群的台湾跑者并不友善。不知道在前日祭参展的交通部观光局是否有看到这个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